2019年7月15日 靈修蜜語

有跟隨耶穌的一個人、伸手拔出刀來、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個耳朵。耶穌對他說、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若是這樣、經上所說、事情必須如此的話、怎麼應驗呢。(太廿六:51-54)

我們有一句俗語「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一天默想聖經時,這樣思想,主耶穌可以選擇暫時避開面對這困難。連祂自己說:天父可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但為何祂沒有這樣選擇?哦!祂是為我罪而選擇面對前面的艱苦。我感謝祂。

2019年7月1日 靈修蜜語

我往那裡去躲避你的靈.我往那裡逃躲避你的面。我若升到天上、你在那裡.我若在陰間下榻、你也在那裡。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裡、你的手必引導我.你的右手、也必扶持我。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一百卅九:7-12)

以賽亞書四十章15節這樣說:「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他舉起眾海島、好像極微之物。」當今人口已超過七十億,我們即是這七十億份之一,如果萬民都只是水桶中的一滴,我們豈不是那一滴水的七十憶份之一,非常微小。有一句俗語,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我們或許會這樣想。我們在主的心目主是如何?

一年前,泰國足球隊誤闖地下迷宮,如果我們為了逃避主去到地底的深處,我們真的能逃躲祂的面嗎?無論我們看自己如何微小,在祂的眼中仍是非常重要,我們並不能逃躲祂的面。  神阿、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你同在(詩一百卅九:17-18)主用祂寶貝獨生兒子的罪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祂是何等看重我們。雖然我們看自己這微小,在祂眼中看我們卻是何等寶貴。

 神阿、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你同在(詩一百卅九:17-18)主用祂寶貝獨生兒子的罪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祂是何等看重我們。雖然我們看自己這微小,在祂眼中看我們卻是何等寶貴。

2019年6月17日 靈修蜜語

當下、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但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裡來麼。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或作禮〕於是約翰許了他。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裡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他就看見 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落在他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三:13-17)

我們所愛的無論是人或物,我們都珍而重之。主耶穌是父 神所愛的,而且是祂的獨生愛子,祂豈會不愛惜祂?約翰福音三章16、17節是我們所熟識的經文,祂竟然因為愛我們為我們捨了祂愛子的性命。我主愛我們比愛主耶穌還多嗎?

2019年6月3日 靈修蜜語

文士和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叫他站在當中。就對耶穌說、夫子、這婦人是正行淫之時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他怎麼樣呢。他們說這話、乃試探耶穌、要得著告他的把柄。耶穌卻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他們還是不住的問他、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於是又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畫字。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穌一人、還有那婦人仍然站在當中。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說、婦人、那些人在哪裡呢.沒有人定你的罪麼。他說、主阿、沒有。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罷.從此不要再犯罪了。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八:3-12)

主耶穌說:你們中間誰沒有罪,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請問這句主是向誰說的呢?我們常會理解為向群眾說的。群眾會否也包括文士和法利賽人呢?一次查經時,我這樣想,當然包括他們。所以他們也一個一個的離開,因律法說姦夫淫婦也要同時處理,為何只有淫婦卻沒有姦夫,這當然是他們也犯罪。

我這樣想,我也時常看自己為法官,指責別人的不是,那我自己呢?其實我只不過是罪人。我有何資格指責別人?感謝主,祂讓我有機會認罪,祂沒有因著我的罪審判我。

2019年5月20日 靈修蜜語

約在申初、耶穌大聲喊著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 神、我的 神、為甚麼離棄我。(太廿七:46)

早前出席一位宣教士的差遣禮。宣教士提出為他在工場面對的各樣事情禱告。宣教士最後提出一件事為他禱告,他說作為兒子,父母在過去的日子照顧有嘉,如今離開他們獨立生活,有點捨不得。

另一方面,剛巧我坐在父母旁邊,他們整個過程很少時間望著兒子,好像若有所失。

我想到上述一段聖經,我主耶穌自創世一直與父同在,要因面對承擔世人的罪而需要與父分離,我主的心情如何?我們天上的父當聽見主耶穌說上述一句時,祂的心情又如何?

我感謝祂,無論如何難,祂都願為著我的罪而分離。

2019年5月6日 靈修蜜語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詩八:3-4)

一天觀看有關太空站的短片。太空站內原來有許多系統,只講維生系統最少包括了氧氣供應、食水和食物供應,還有排污等。科學家為作長途旅行作預研究這些課題。

感謝主為我們所預備的這地球已預備所有我們必須的,我們所需的氧氣,樹木已為我們製造;我們所需的食水,當他們流經的地方已為我們過濾;我們所需的食物,大地已供應我們所需。若一一數算我主恩典,要寫多少才能數算完畢呢?感謝主。

2019年4月22日 靈修蜜語

祭司長和長老、挑唆眾人、求釋放巴拉巴、除滅耶穌。巡撫對眾人說、這兩個人、你們要我釋放那一個給你們呢。他們說、巴拉巴。彼拉多說、這樣、那稱為基督的耶穌、我怎麼辦他呢.他們都說、把他釘十字架。巡撫說、為甚麼呢、他作了甚麼惡事呢。他們便極力的喊著說、把他釘十字架。(太廿七:20-23)

這段經文是主耶穌在彼拉多前受審的一個片段。一天早上靈修讀這段經文。彼拉多問當時的眾人,當然也包括祭司長和長老,他問:為甚麼呢?當然彼拉多的意思是為甚麼要這樣對待主耶穌。

我卻想,主耶穌為甚麼要選擇這樣被人厭棄?當時眾人寧選放一個罪犯而不是主耶穌?原來我主是選擇為我的罪被人厭棄,因我的罪比巴拉巴更惡。需要主耶穌的血來洗淨。為甚麼的答案就是為我這罪人,因我作惡。

2019年4月8日 靈修蜜語

〔可拉後裔的詩歌、交與伶長、調用女音。〕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細拉〕

有一道河.這河的分汊、使 神的城歡喜.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聖所。 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到天一亮、 神必幫助這城。外邦喧嚷、列國動搖. 神發聲、地便鎔化。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細拉〕

你們來看耶和華的作為、看他使地怎樣荒涼。他止息刀兵、直到地極.他折弓、斷槍、把戰車焚燒在火中。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 神.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萬軍之耶和華與我們同在.雅各的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詩四十六1-11)

住在城市的我們有否嘗試到交外欣賞上主的創造?有否想過為何地可以改變?山可以移動到海心?

早前,有機會到北美探親,友人帶我們到班芙欣賞美景。這地是海拔約四千多呎,這地土質屬沉積岩,為何高山上有沉積岩?原來這地在多年前是海底,經過造山運動後將原屬於海底的岩層推至高山上。當看見這些奇妙大功,怎能不讚嘆我主創造奇功?

2019年3月25日 靈修蜜語

當時猶太人的住棚節近了。耶穌的弟兄就對他說、你離開這裡上猶太去罷、叫你的門徒也看見你所行的事。人要顯揚名聲、沒有在暗處行事的.你如果行這些事、就當將自己顯明給世人看。因為連他的弟兄說這話、是因為不信他。耶穌就對他們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約七:2-6)

現代都市人習慣急速的生活。一天,在升降機大堂等候升降機時,鄰居多次急速的按制。我心想無論你按多少次,升降機只會用一個穩定速度下降,不會因你的按動而加快。若真的因此而加快速度,那便會面臨恐懼,因機件可能是已故障。

主耶穌在世的時候,也是按著主所定的時間來行事,不會因祂是那掌管時空的主宰而有所改變。近日因查考出埃及記,思想我主為何沒有一早出手?以色列早在摩西出生前已發哀聲,難道主聽不到嗎?到摩西出生後還要等八十年之久,祂真的不理嗎?但在出埃及記十二章有一句是這樣說: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原來我主等這一天,四百三十年的這一天。

我們正處於患難中的信徒,我們常是焦急的,常說:主啊!我很痛苦,苦難何時才過?親愛的信徒啊!主有祂的時間表,你的患難是主計劃萬有,是祂訓練你的好機會。耐心等待主的時間臨到。

2019年3月11日 靈修蜜語

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 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稅吏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 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有人抱著自己的嬰孩、來見耶穌、要他摸他們.門徒看見就責備那些人。耶穌卻叫他們來、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 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 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路十八:10-17)

我們信主已一段時間的信徒,你會因你過往的經歷或經驗,成為一個法利賽人式的信徒?當面對自己時,便說我有多好多好?當面對別的信徒時,便說你有這樣做得不好?

要記得我們都只不過是罪人,像那稅吏一樣。主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我們需要認識和承認自己只不過一文不值,若不是主的恩典,我們還有甚麼可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