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贏貼士?

(星島日報報道)有研究顯示港人賭博參與率逾六成,注碼更愈賭愈大。坊間大量聲稱可提供必贏貼士的賭博貼士網亦競爭激烈。本報發現,不少貼士網近期竟轉攻年輕女性市場,以贏錢「買名牌、清卡數、歐洲遊」等作招徠,還找來如「網絡紅人」的美女化身「貼士天后」拍攝宣傳片,自稱是獲認證監管的「堅料」網,有網頁甚至涉非法收受外圍投注。記者扮作有意入會查詢,發現每月付費逾萬元,聲稱可獲獨家貼士投注,穩健投資致富,實際毫無必贏保障。

賭仔貼士網遍地開花,頻出新招搶客。記者發現,社交平台最近出現多個由美女「代言」的貼士網專頁,以網絡紅人姿態亮相,還夥拍吉祥物公仔拍攝宣傳片,主打女性市場。

該些網上專頁內容大同小異,萬變不離其宗,除了張貼大量贏錢「投注記錄」,又貼出多張聲稱是客戶答謝該網頁提供「堅料」的對話截圖,文中多數以「姊妹」互相暱稱,並附有名牌手袋、貴價化妝品和出國旅遊相片,自稱是該網頁提供必贏貼士,帶挈多名女會員勁賺數十萬元,過着奢華悠閒生活,誘使年輕女性入會。據知,部分網頁更自稱與外國球會人士熟稔,長期可獲獨家消息,甚至非法收受外圍投注。

其中一個名為「ViXXX CrXXXX」的facebook賭博貼士專頁,運作頗為全面,甚懂捕捉女性心理,由一名叫「阿嘉(化名)」的美女代言人主理,被打造成「貼士天后」,聲稱已成功為超過一千八百名女會員,提供「堅料」贏錢以還清卡數、買心頭好,甚至買車買樓致富,並以「今時今日做女人,一定要有私己錢,絕對不可以靠男人」作口號,獲近五萬名粉絲追隨。據知,該網頁吸引多名女性入會,大部分是OL、家庭主婦和大學生。

為增加營業額,阿嘉定時於足球賽事和賽馬開季前拍攝短片,一般會提供一場免費貼士,吸引「各位姊妹」跟隨,再誘客購買更多貼士,更為不懂賭博的少女提供「貼心教學」,獲不少支持者留言道謝,聲稱「嘉姐幫我日日中」,但記者發現不少留言和粉絲帳戶,疑似由「分身」帳戶虛構,不少帳戶的頭像疑屬同一人。

記者曾扮作有意入會,透過WhatsApp向「阿嘉」查詢,但記者未問內容,對方已以「轟炸式」接連傳送多個訊息,又傳送一段疑似「阿嘉」的錄音訊息,文中簡介入會方法,聲稱會傳授投注技巧,讓姊妹全職投注,扣除本金和會費後,最高可獲利二萬至三十六萬元。不過,入會成本不菲,按個別計畫內容,由兩個月的四千五百元至六個月的一萬八千元不等,每天額外投注本金為四百至八百元,換言之,每月成本最少一萬四千多元。

該專頁負責人強調「絕不騙人」,代言人「阿嘉」願意出鏡就是信心保證,聲言「蝕一元都是阿嘉的責任」,客戶如最後出現虧損,保證可獲退回計畫費用。可是,這位聲稱會負全責的「阿嘉」身分神秘,亦無任何公司登記或地址,記者幾經追查,也未能尋獲其全名資料及相關背景,質疑日後若要追討責任,如大海撈針。

另外,記者統計發現,現時類似的賭博貼士網估計最少逾二百個,因市場競爭激烈,名為「毒料踢爆」的監管專頁興起,聲稱獲幕後專業團隊「爆料」,為賣料人作公證,攻擊市場各個對手招搖撞騙和貼士失準,揚言只有旗下個別貼士網獲得驗證,長期命中率高達八成。惟這類監管專頁驗證手法不明,公信力成疑,且鼓勵賣料人每月付一千六百元入會收取「堅料」,變相似是爭生意搶客手段。

 

(摘自星島日報2017年4月18日報導)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php?id=1583805&target=2

賭禍何時了?

嗜賭少婦疑只顧到麻雀館打牌而把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嬰孩獨留家中,少婦於麻雀館賭輸4500元,因無力償還聯絡前僱主求助,前僱主繼而聯絡社工才將此事揭發。少婦早前已承認控罪,辯方求情指少婦因面對大壓力而犯案,裁判官終判以被告接受12個月感化令。 被告陳以琳(23歲)今於西九龍法院應訊。辯方於法庭呈上由家人、朋友、男友撰寫的求情信,指被告天性善良。裁判官指案情嚴重,但考慮到被告已還柙3周,希望她有深刻的反省,逐判以被告接受一年感化令。 案情指,被告於去年12月5日離開家中前往麻雀館後,繼父不久後回到家中但卻沒有發現嬰兒獨留在睡房,最後被告因欠債致電其後母,後母才得悉此事。 法庭記者:梁銘姿

選錄自星島日報2017年2月28日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348377-%E9%A6%99%E6%B8%AF-%E3%80%8C%E7%88%9B%E8%B3%AD%E3%80%8D%E5%A9%A6%E7%8D%A8%E7%95%99%E5%88%9D%E7%94%9F%E5%AC%B0%E5%9C%A8%E5%AE%B6%E5%8F%8A%E6%AC%A0%E5%82%B5+%E5%88%A412%E5%80%8B%E6%9C%88%E6%84%9F%E5%8C%96%E4%BB%A4

為孩子注入抗賭免疫力

賭博的遺害,人所共知。不單家財散盡,前途盡毀,更連累家人親友,身心都受到極大傷害。但是,相對於其他的教育範疇,香港對防止賭博的教育並不足夠。在現有的小學課程中,理財教育通常只教導孩子要養成儲蓄的習慣,但往往忽視了在童年時應注入抗賭免疫力。我們認為,防止賭博問題,應該提升至防止吸毒、吸煙等成癮問題,大力加強相關的教育,才是防治賭博問題的良方。

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曾經有一個研究,發現逾百分之九十的孩子首次接觸賭博,正是小學階段。大部分首次接觸賭博,成員都是家人或友人,例如新年打麻將、「童子手」提供六合彩號碼等。家長對賭博的漠視,往往令兒童覺得社交性的賭博並無大害,以致錯失在童年時代注入抗賭免疫力的良機。

隨着資訊科技的進步,小朋友很快可以借遊戲方式,進入成年人的賭博世界。這些賭博形式,並非傳統的撲克、麻將、賽馬等等,而是借有趣的卡通人物,以抽獎的形式,引誘孩子不斷消費,效果和賭博無異。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的研究團隊亦發現,使用資訊科技(智能電話), 與青少年實體投入金錢賭博,有統計學上的相關性。而使用電子點數,在網絡世界進行賭博,亦有大幅增長趨勢。當孩子在玩有關多啦A夢的遊戲時,它叫你去買點數,去抽豆沙包,或者其他法寶,沒有抗賭抗疫力的孩子,如何抵抗這些誘惑呢?

最近,有一則新聞,報道有小朋友拿父親的手提電話買了逾二萬元點數。在可見的將來,這些例子將會陸續增加。作為家長的你,必須提高警覺,關心他們日常接觸的網上遊戲,盡快為孩子提升抗賭的免疫力。

 

符瑋博士

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

香港樹仁大學

文章轉載自2017年1月15日都巿日報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columns/%e7%82%ba%e5%ad%a9%e5%ad%90%e6%b3%a8%e5%85%a5%e6%8a%97%e8%b3%ad%e5%85%8d%e7%96%ab%e5%8a%9b/

借錢容易嗎?

行事謹慎 多拒接新客

市面充斥不少協助借貸的廣告,大部份以「特快」、「毋須批核」等字句招徠。本報記者佯裝急借錢周轉,致電多間中介公司,部份表明最少收一成手續費,但有中介人行事十分小心,拒絕「接待」新客。
借五萬還七萬四   報章廣告有一間自稱會計事務公司,可協助市民借貸,記者聲稱正失業並欠下五萬元卡數,致電該中介人,希望借款五萬元以「一筆過清卡數」,對方稱願意安排財務公司提供貸款,並詳細查詢記者背景資料,指失業者每月還款額會較一般高。   以借款五萬元為例,分二十四個月還款,每月還款額為三千一百元,但要扣除一成即五千元作為中介費。換言之,借五萬元實得四萬五千元,最終連本帶息要還七萬四千四百元,即年息近五十厘。對方聲言,如未能如期還款,會安排收數公司追數。   記者又根據互聯網及報章廣告致電財務公司借貸,聲稱與家人同住自置物業,正失業需借款兩萬元還卡數。其中一間表明要收取借款兩成半作服務費,即記者只有一萬五千元「落袋」;而另一間見記者是新客,只願借款二千元,但要收取五百元手續費。多間更拒絕回電,拒絕「接待」新客。

 

轉載2016年4月6日 頭條日報

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440562/

 

 

頭條社論06/04/2016

驅財仔中介「吸血鬼」立例要快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現行《放債人條例》規管放債年息不得高於六十厘,但有不法之徒以會計事務所、按揭公司或律師樓之名,透過廣告或電話吸客,充當中介人,慫恿周轉有困難者向財務公司借錢,從中收取超高中介費,這類變種「吸血鬼大耳窿」,乘人之危牟取暴利,甚至令人傾家蕩產,害人不淺。   有關中介公司,不受任何法例規管,疑與財務公司聯成一線,以幫市民為名,實際從事「劏客」勾當,近年情況愈見嚴重。其實,類似經中介人向財務公司借錢個案,解決不了拮据問題,反而被中介人收取高昂手續費,又要支付財務公司高息,最後變成長命債。   有區議員於去年上半年接獲逾十宗涉及財務公司及中介人的貸款騙案,涉款數百萬元,懷疑不少屬集團式行騙,其中一名投訴人收到聲稱銀行職員的低息貸款電話並約談,見面後才知悉即使不借錢也要支付數萬元顧問費,之後更被挾持到一家按揭公司,被迫簽下數十萬元貸款,當中一半金額被抽取用作手續費,駭人聽聞。   警方多次掃蕩有關中介人公司,但借錢者簽下合約,要證明中介人以非法手段騙財,舉證有困難。目前法例鬆疏,財仔中介人恣意找獵物,令人無法忍受。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昨天透露,正考慮修訂放債人發牌要求,令放債人和中介公司之間的關係更清晰,又不排除規定借貸廣告加上警告字句,稍後向立法會交代詳情,諮詢業界。   法律存在漏洞令不法之徒有機可乘,是這類罪行猖獗的主因,當局必須盡快立法,驅走「中介吸血鬼」,避免更多市民墮入圈套。 李一瓢

 

轉載自2016年4月6日頭條日報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5/20160406/440712/

復活節隨想

一想到復活節,很容易便聯想到復活蛋。還記得年少時,那些用彩紙包裹的巧克力蛋,單是那張五彩繽紛的包裝紙已令我心花露放,更何況內裡那美味的巧克力蛋。

到我少年時,復活兔漸漸取代了復活蛋,到近期好像已沒有甚麼是代表性的物品,因為各大商場各色其式,有卡通人物、電影主角百花齊放。其實,復活節與卡通人物或電影主角有甚麼關連?

在二千多年前,主耶穌遵行天父的使命降臨世間。在世上活了三十多年。祂被門徒猶大出賣,隨即將祂送到當時的祭司長和巡撫那裡審問。巡撫未能查出祂有甚麼罪,因順應民意,當時民情洶湧,巡撫將耶穌判釘十字架死刑。主耶穌被兵丁凌辱後被釘在十字架上,並死在十字架上。當時一位百夫長說:「他真是個義人。」

眾人見他死了,一位信徒按當時的習俗將祂埋葬,並用大石封閉墳墓入口。祭司長還派兵丁看守墳墓,免得有人偷屍。

三天後,天使來滾開大石,並宣告:主耶穌已復活了,婦女連兵丁也找不到祂的屍身,但祂卻在使徒、信徒中顯現。其中還將手上的釘痕給使徒看。

復活節是記念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死,後來復活了。不是復活蛋、不是復活兔,更不是卡通人物或電影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