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贴士?

(星岛日报报道)有研究显示港人赌博参与率逾六成,注码更愈赌愈大。坊间大量声称可提供必赢贴士的赌博贴士网亦竞争激烈。本报发现,不少贴士网近期竟转攻年轻女性市场,以赢钱「买名牌、清卡数、欧洲游」等作招徕,还找来如「网络红人」的美女化身「贴士天后」拍摄宣传片,自称是获认证监管的「坚料」网,有网页甚至涉非法收受外围投注。记者扮作有意入会查询,发现每月付费逾万元,声称可获独家贴士投注,稳健投资致富,实际毫无必赢保障。

赌仔贴士网遍地开花,频出新招抢客。记者发现,社交平台最近出现多个由美女「代言」的贴士网专页,以网络红人姿态亮相,还伙拍吉祥物公仔拍摄宣传片,主打女性市场。

该些网上专页内容大同小异,万变不离其宗,除了张贴大量赢钱「投注记录」,又贴出多张声称是客户答谢该网页提供「坚料」的对话截图,文中多数以「姊妹」互相暱称,并附有名牌手袋、贵价化妆品和出国旅游相片,自称是该网页提供必赢贴士,带挈多名女会员劲赚数十万元,过着奢华悠闲生活,诱使年轻女性入会。据知,部分网页更自称与外国球会人士熟稔,长期可获独家消息,甚至非法收受外围投注。

其中一个名为「ViXXX CrXXXX」的facebook赌博贴士专页,运作颇为全面,甚懂捕捉女性心理,由一名叫「阿嘉(化名)」的美女代言人主理,被打造成「贴士天后」,声称已成功为超过一千八百名女会员,提供「坚料」赢钱以还清卡数、买心头好,甚至买车买楼致富,并以「今时今日做女人,一定要有私己钱,绝对不可以靠男人」作口号,获近五万名粉丝追随。据知,该网页吸引多名女性入会,大部分是OL、家庭主妇和大学生。

为增加营业额,阿嘉定时于足球赛事和赛马开季前拍摄短片,一般会提供一场免费贴士,吸引「各位姊妹」跟随,再诱客购买更多贴士,更为不懂赌博的少女提供「贴心教学」,获不少支持者留言道谢,声称「嘉姐帮我日日中」,但记者发现不少留言和粉丝帐户,疑似由「分身」帐户虚构,不少帐户的头像疑属同一人。

记者曾扮作有意入会,透过WhatsApp向「阿嘉」查询,但记者未问内容,对方已以「轰炸式」接连传送多个讯息,又传送一段疑似「阿嘉」的录音讯息,文中简介入会方法,声称会传授投注技巧,让姊妹全职投注,扣除本金和会费后,最高可获利二万至三十六万元。不过,入会成本不菲,按个别计画内容,由两个月的四千五百元至六个月的一万八千元不等,每天额外投注本金为四百至八百元,换言之,每月成本最少一万四千多元。

该专页负责人强调「绝不骗人」,代言人「阿嘉」愿意出镜就是信心保证,声言「蚀一元都是阿嘉的责任」,客户如最后出现亏损,保证可获退回计画费用。可是,这位声称会负全责的「阿嘉」身分神秘,亦无任何公司登记或地址,记者几经追查,也未能寻获其全名资料及相关背景,质疑日后若要追讨责任,如大海捞针。

另外,记者统计发现,现时类似的赌博贴士网估计最少逾二百个,因市场竞争激烈,名为「毒料踢爆」的监管专页兴起,声称获幕后专业团队「爆料」,为卖料人作公证,攻击市场各个对手招摇撞骗和贴士失准,扬言只有旗下个别贴士网获得验证,长期命中率高达八成。惟这类监管专页验证手法不明,公信力成疑,且鼓励卖料人每月付一千六百元入会收取「坚料」,变相似是争生意抢客手段。

 

(摘自星岛日报2017年4月18日报导)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php?id=1583805&target=2

赌祸何时了?

嗜赌少妇疑只顾到麻雀馆打牌而把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婴孩独留家中,少妇于麻雀馆赌输4500元,因无力偿还联络前雇主求助,前雇主继而联络社工才将此事揭发。少妇早前已承认控罪,辩方求情指少妇因面对大压力而犯案,裁判官终判以被告接受12个月感化令。 被告陈以琳(23岁)今于西九龙法院应讯。辩方于法庭呈上由家人、朋友、男友撰写的求情信,指被告天性善良。裁判官指案情严重,但考虑到被告已还柙3周,希望她有深刻的反省,逐判以被告接受一年感化令。 案情指,被告于去年12月5日离开家中前往麻雀馆后,继父不久后回到家中但却没有发现婴儿独留在睡房,最后被告因欠债致电其后母,后母才得悉此事。 法庭记者:梁铭姿

选录自星岛日报2017年2月28日

http://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348377-%E9%A6%99%E6%B8%AF-%E3%80%8C%E7%88%9B%E8%B3%AD%E3%80%8D%E5%A9%A6%E7%8D%A8%E7%95%99%E5%88%9D%E7%94%9F%E5%AC%B0%E5%9C%A8%E5%AE%B6%E5%8F%8A%E6%AC%A0%E5%82%B5+%E5%88%A412%E5%80%8B%E6%9C%88%E6%84%9F%E5%8C%96%E4%BB%A4

为孩子注入抗赌免疫力

赌博的遗害,人所共知。不单家财散尽,前途尽毁,更连累家人亲友,身心都受到极大伤害。但是,相对于其他的教育范畴,香港对防止赌博的教育并不足够。在现有的小学课程中,理财教育通常只教导孩子要养成储蓄的习惯,但往往忽视了在童年时应注入抗赌免疫力。我们认为,防止赌博问题,应该提升至防止吸毒、吸烟等成瘾问题,大力加强相关的教育,才是防治赌博问题的良方。

树仁大学辅导及心理学系曾经有一个研究,发现逾百分之九十的孩子首次接触赌博,正是小学阶段。大部分首次接触赌博,成员都是家人或友人,例如新年打麻将、「童子手」提供六合彩号码等。家长对赌博的漠视,往往令儿童觉得社交性的赌博并无大害,以致错失在童年时代注入抗赌免疫力的良机。

随着资讯科技的进步,小朋友很快可以借游戏方式,进入成年人的赌博世界。这些赌博形式,并非传统的扑克、麻将、赛马等等,而是借有趣的卡通人物,以抽奖的形式,引诱孩子不断消费,效果和赌博无异。树仁大学辅导及心理学系的研究团队亦发现,使用资讯科技(智能电话), 与青少年实体投入金钱赌博,有统计学上的相关性。而使用电子点数,在网络世界进行赌博,亦有大幅增长趋势。当孩子在玩有关多啦A梦的游戏时,它叫你去买点数,去抽豆沙包,或者其他法宝,没有抗赌抗疫力的孩子,如何抵抗这些诱惑呢?

最近,有一则新闻,报道有小朋友拿父亲的手提电话买了逾二万元点数。在可见的将来,这些例子将会陆续增加。作为家长的你,必须提高警觉,关心他们日常接触的网上游戏,尽快为孩子提升抗赌的免疫力。

 

符玮博士

辅导及心理学系副教授

香港树仁大学

文章转载自2017年1月15日都巿日报

http://www.metrodaily.hk/metro_columns/%e7%82%ba%e5%ad%a9%e5%ad%90%e6%b3%a8%e5%85%a5%e6%8a%97%e8%b3%ad%e5%85%8d%e7%96%ab%e5%8a%9b/

借钱容易吗?

行事谨慎 多拒接新客

市面充斥不少协助借贷的广告,大部份以「特快」、「毋须批核」等字句招徕。本报记者佯装急借钱周转,致电多间中介公司,部份表明最少收一成手续费,但有中介人行事十分小心,拒绝「接待」新客。
借五万还七万四   报章广告有一间自称会计事务公司,可协助市民借贷,记者声称正失业并欠下五万元卡数,致电该中介人,希望借款五万元以「一笔过清卡数」,对方称愿意安排财务公司提供贷款,并详细查询记者背景资料,指失业者每月还款额会较一般高。   以借款五万元为例,分二十四个月还款,每月还款额为三千一百元,但要扣除一成即五千元作为中介费。换言之,借五万元实得四万五千元,最终连本带息要还七万四千四百元,即年息近五十厘。对方声言,如未能如期还款,会安排收数公司追数。   记者又根据互联网及报章广告致电财务公司借贷,声称与家人同住自置物业,正失业需借款两万元还卡数。其中一间表明要收取借款两成半作服务费,即记者只有一万五千元「落袋」;而另一间见记者是新客,只愿借款二千元,但要收取五百元手续费。多间更拒绝回电,拒绝「接待」新客。

 

转载2016年4月6日 头条日报

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hk/440562/

 

 

头条社论06/04/2016

驱财仔中介「吸血鬼」立例要快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行《放债人条例》规管放债年息不得高于六十厘,但有不法之徒以会计事务所、按揭公司或律师楼之名,透过广告或电话吸客,充当中介人,怂恿周转有困难者向财务公司借钱,从中收取超高中介费,这类变种「吸血鬼大耳窿」,乘人之危牟取暴利,甚至令人倾家荡产,害人不浅。   有关中介公司,不受任何法例规管,疑与财务公司联成一线,以帮市民为名,实际从事「㓥客」勾当,近年情况愈见严重。其实,类似经中介人向财务公司借钱个案,解决不了拮据问题,反而被中介人收取高昂手续费,又要支付财务公司高息,最后变成长命债。   有区议员于去年上半年接获逾十宗涉及财务公司及中介人的贷款骗案,涉款数百万元,怀疑不少属集团式行骗,其中一名投诉人收到声称银行职员的低息贷款电话并约谈,见面后才知悉即使不借钱也要支付数万元顾问费,之后更被挟持到一家按揭公司,被迫签下数十万元贷款,当中一半金额被抽取用作手续费,骇人听闻。   警方多次扫荡有关中介人公司,但借钱者签下合约,要证明中介人以非法手段骗财,举证有困难。目前法例松疏,财仔中介人恣意找猎物,令人无法忍受。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昨天透露,正考虑修订放债人发牌要求,令放债人和中介公司之间的关系更清晰,又不排除规定借贷广告加上警告字句,稍后向立法会交代详情,咨询业界。   法律存在漏洞令不法之徒有机可乘,是这类罪行猖獗的主因,当局必须尽快立法,驱走「中介吸血鬼」,避免更多市民堕入圈套。 李一瓢

 

转载自2016年4月6日头条日报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5/20160406/440712/

复活节随想

一想到复活节,很容易便联想到复活蛋。还记得年少时,那些用彩纸包裹的巧克力蛋,单是那张五彩缤纷的包装纸已令我心花露放,更何况内里那美味的巧克力蛋。

到我少年时,复活兔渐渐取代了复活蛋,到近期好像已没有甚么是代表性的物品,因为各大商场各色其式,有卡通人物、电影主角百花齐放。其实,复活节与卡通人物或电影主角有甚么关连?

在二千多年前,主耶稣遵行天父的使命降临世间。在世上活了三十多年。祂被门徒犹大出卖,随即将祂送到当时的祭司长和巡抚那里审问。巡抚未能查出祂有甚么罪,因顺应民意,当时民情汹涌,巡抚将耶稣判钉十字架死刑。主耶稣被兵丁凌辱后被钉在十字架上,并死在十字架上。当时一位百夫长说:「他真是个义人。」

众人见他死了,一位信徒按当时的习俗将祂埋葬,并用大石封闭坟墓入口。祭司长还派兵丁看守坟墓,免得有人偷尸。

三天后,天使来滚开大石,并宣告:主耶稣已复活了,妇女连兵丁也找不到祂的尸身,但祂却在使徒、信徒中显现。其中还将手上的钉痕给使徒看。

复活节是记念主耶稣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后来复活了。不是复活蛋、不是复活兔,更不是卡通人物或电影主角。